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
      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
      <samp id="21OuAW"></samp>
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21OuAW"><div id="21OuAW"><del id="21OuAW"></d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21OuAW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21OuAW"><noframes id="21OuAW">
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<del id="21OuAW"><noframes id="21OuAW"><del id="21OuAW"></d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21OuAW"><div id="21OuAW">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</div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21OuAW"><div id="21OuAW">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21OuAW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受惊的少总管-辽东轶闻录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到此,朱慈烺明白了,父皇是在说京惠商行的事情呢。“是?!蓖醭卸鞔优员叩陌缸由夏霉旁谝黄鸬募阜葑嗍?,呈到崇祯帝面前,崇祯帝冷冷:“给太子看?!?br/>都是河南当地的御史和一些恒台言官对“京惠商行”的不满和愤怒。因为京惠商行的“指导价”,导致河南米价飞涨,御史们都非常愤怒。“这家京惠商行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?为什么高名衡说,是你在中间穿针引线?”崇祯帝声音严厉。于是他放下奏疏,跪在崇祯帝面前:“儿臣请罪,京惠商行确实和儿臣有莫大的关系,他们到河南赈灾,包括六两的米价,都是奉了儿臣的命令?!?br/>朱慈烺直起身:“父皇莫着急,听儿臣解释?!?br/>“儿臣以为,历朝历代赈济灾民有两种办法,一种就是完全由官府主导,压低米价,在保证粥棚供给的同时,令百姓们可以买到便宜的粮食,如此,民情稳定,灾情自然就过去了。这种赈灾方式固然好,但却需要官府的粮仓里有大量的粮米,并且还要保证后续粮米源源不断的运来,如此方能经得起灾区的损耗?!?br/>“商人?士绅?”崇祯帝停住脚步,目光严厉的盯着儿子,自从得到锦衣卫的密报和看到御史们的弹劾,他心中就憋着一股火气,不过事关儿子的名誉,加上京惠商行一直在向河南运粮,所以他把锦衣卫的密报和御史们的弹劾都压了下来,今日也没有在朝堂上提出来,为的就是当面询问,看儿子到底是怎么想的。如果儿子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应,他不但要惩戒儿子,那个哄抬米价、叫“京惠商行”的奸商,他也不能再容忍。“奸商发了大财,朝廷的好心,反倒成了助纣为虐的手段,甚至有可能会再次引发民乱,所以儿臣觉得,倒不如放开粮价,令商人有利可图,这样他们才会往河南运粮,河南的灾民也才会有粮米可用?!?br/>“父皇,河南的灾民大部分都在以工代赈,参加劳动,每日吃的是官府的粥棚,粮价高低和他们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,再者,河南粮价高涨,商人必然会蜂拥往河南运粮,等河南的粮食一多,粮价自然就会落下来的,正所谓物以稀为贵,价格调节市场?!?br/>“价格调节市???”他皱着眉头,冷冷注视着儿子,同时心里揣摩着这句话。崇祯帝踱了几步,细细品味儿子的话,觉得有几分道理,但脸色依然冷冷,哼了一声:“无商不奸。朝廷大事岂能靠商人?你能保证,河南的米价能落下来?在这中间,不会有灾民饿死?或者有一些小康家庭,原本能承受三两米价,但最后因为六两的高价,不得不倾家荡产,变成灾民?”朱慈烺拱手:“回父皇。前两者,儿臣可以保证,至于第三个,儿臣无法保证。朝廷任何一项政策,首先要保证的是绝大多数人的利益,纵使会伤害到少部分人,也在所不惜。承平时期如此,国事危难之际,就更是要如此了。和河南的百万灾民相比,那些付不出六两银子的小康家庭,儿臣不敢说没有,但为了中原的稳定,此时也顾不了他们了?!?br/>历朝历代,皇帝在乎的是九州万方,而不是一城一地,只要天下能太平,一城一地的人都死绝,皇帝们也都是愿意的。“是?!敝齑葻R回答。“回父皇……其实,儿臣是京惠商行的半个老板?!敝站渴锹鞑蛔〉?,朱慈烺决定和盘托出。朱慈烺低下头,心虚的道:“儿臣只是少投了一些本金,大部分都是广东商人赵敬之的银子。日常经营也都由他负责,儿臣不参与。所以只是半个?!?br/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1syp.com/txt/195346/60823196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魂归万载的思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难过的时候就吃东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藏不住喜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是顺其自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司东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痛第一次是撕心裂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817章-布衣战神小说宁北苏清荷的过去-笔趣阁 第781章:傅先生与傅太太,生生世世爱。-一往情深傅少爱妻如命-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受惊的少总管-辽东轶闻录-笔趣阁